山东体育频道直播 > nba2k2 > >全球看武汉|关爱一线医护人员:回顾SARS疫情的心理影响
最新资讯
nba2k2

全球看武汉|关爱一线医护人员:回顾SARS疫情的心理影响

时间:2020-02-07 23:56作者:admin打印字号:

对灾难相关的风险认知水平受到个体对灾难的意识和知识水平的影响。着眼于提高相关知识和意识的政府项目会影响到人的感知,或有助于社会在灾难面前准备更充分,对灾情更可控;但是,这样的项目也可能因为提升了人们的焦虑水平而带来不利的影响。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理解政府或社区层面的准备程度是如何影响人们的风险认知、焦虑水平和心理健康状态。

SARS爆发期间,那些有家庭成员或是密友感染SARS的人,本身有很高的概率被传染。人们一旦注意到疾病开始大范围传播,就会在走亲访友时,甚至在家中,戴上口罩,这也许是真的;但是,医院常规用于防止病毒传播的厚重的防护服和安全措施并不会在家中或串门时用。因此,对那些有亲朋好友感染SARS的医护人员而言,在医院外的危险感(类似实际被感染的风险)可能高于在工作岗位上。

2003年5月6日晚11时14分,第一批“非典”病人正式进入宣武医院。 北京娱乐信报 图

过去对灾难幸存者的研究发现,灾后迅速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人中,有超过3/4在一年后仍旧没有摆脱创伤后应激障碍。我们的研究发现,SARS爆发3年以后,高水平的创伤后应激(PTS)症状在医护人员中的留存率超过40%。大约10%的医护人员患上与SARS高度相关的创伤后应激(PTS)症状。这些发现增进了我们关于这些灾难亲历者的创伤后应激(PTS)症状留存的认识。研究已表明,如果一个人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在事件发生后6个月仍存在,那这些症状很可能长期存在。

本研究客观上因为采用了横断面(cross-sectional study)研究而受到一定限制;我们无法在风险认知和创伤后应激(PTS)症状之间建立因果联系。同时,本研究的限制也在于,采用了一份修改版的可获取的中国版IES-R来测量创伤后应激。IES-R是用来测量PTS症状的程度的,但不能用来诊断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本身。同时,由于本研究的数据采集发生在SARS爆发三年后,我们采用了一份不是当时适用的而是修改版的IES-R。研究对象关于过去3年症状的自陈式报告,也可能受到回忆偏差的影响。应慎重将我们的研究结果与其他使用IES-R或是使用其他方式测量创伤后应激症状的研究进行对比。

高PTS症状水平和目前对下一次SARS爆发的恐惧程度成正相关,这并不令人吃惊。我们也发现,女性较之于男性更害怕下一次SARS的爆发,这也与通常认为女性的焦虑程度较高相吻合。已婚的医护人员较之于未婚和离婚的医护人员对SARS更加恐惧,这或许体现了拥有更多的家庭责任会增加一个人对传染性疾病爆发的担忧和恐惧程度。这一发现与之前一项在多伦多进行的关于医护人员的研究是相一致的。该研究发现,与孩子一起居住的医护人员对自身健康和家庭健康的关注显著更高。我们发现,无论创伤后应激(PTS)和社会人口的背景情况如何,风险认知水平和对风险的利他接受会各自独立地影响医护人员对于下一次SARS爆发的恐惧(尽管两者带来的影响是相反的),也很有意思。

本研究的一项优势在于检测了不同方式遭遇SARS影响下的PTS症状水平。我们的发现显示,在工作中接触SARS,被隔离检疫,或亲朋好友因SARS致病致死,都会独立地影响创伤后应激(PTS)症状水平。与其他关于灾后创伤后应激研究的发现不同的是,本研究中通过媒体报道接触SARS相关信息或在SARS爆发前后遭遇其他创伤性事件与创伤后应激水平不相关。

理解这些联系,对我们未来计划应对传染性疾病爆发是有意义的。我们研究所得出的医护人员对SARS相关风险的认知水平和他们的创伤后应激症状之间的联系,与其他研究的结论类似。与Maunder et al所做的关于加拿大医护工作者的研究相似,我们的研究发现,在工作中遇到病毒爆发,在医护人员身上产生的影响,受到获知相关风险的媒介影响。亲朋好友感染SARS较之其他受疾病下的形式而言是更有力的一种创伤后应激症状水平预测因素。这一发现本身体现了传染性疾病爆发带来的心理影响的一种特征,这一特征将传染性疾病爆发和其他灾害区分开来。

我们的研究同样探索了与医护人员目前对SARS再现可能性的感受的有关因素。尽管距离SARS爆发已过去多年,想到SARS,以及对SARS的高传染性、最初的陌生性和相对较高的死亡率的回忆仍旧会唤起医护人员的恐惧。而医护人员的生理和心理健康对社会特别重要,尤其是当面对灾难性情况时。关于医护人员的恐惧和对与恐惧相关因素的认知,将对参与制定应对未来可能的传染病爆发方案的人们有所帮助。

我们的研究发现,甚至在控制了暴露于疾病的程度和社会人口因素之后,被试报告对风险的利他接受程度仍旧与创伤后应激(PTS)程度呈负相关。这项发现与Koh et al于新加坡进行的研究不同。该研究中,医护人员报告的对工作风险的接受程度与本研究中相近,但接受程度没有被发现与创伤后应激症状水平相关。我们的发现表明,对风险的利他接受对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发展有缓冲作用。

本研究的另一项优势在于,相对全面地审视了感知到的风险和出于利他而承受风险与高创伤后应激(PTS)症状水平的关系,以及这些变量与对疫情再次爆发的恐惧之间的关系。

但是,我们的发现的确为全球范围的政策制定者和心理健康专家,就传染病爆发的心理影响提供了有用的信息,这或许会帮助他们在未来应对可能的诸如禽流感的传染病爆发。(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传染病爆发对一线医护人员的心理影响值得关注。这项研究考察了2003年SARS爆发后的三年时间中,SARS对北京医护人员的心理影响,包括医护人员感知的风险水平和他们的工作态度。以下是我们的编译。

上一篇:夜读丨“方舱医院”的阅读者:用书香守护希望
下一篇:三部委:发挥政府储备作用 支持应对疫情紧缺物资增产